「齐胸襦裙」的历史根据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汉服”溯源

时间:2019-06-10 16:31 作者:老葡京娱乐

  “汉服”溯源是一个迷你系列,不定期更新,主要是用以解释一些被“汉服运动”混淆了的服饰史概念。

  相比前面介绍过的《「曲裾」到底是不是臆想之物? “汉服”溯源》,“齐胸襦裙”随便更缺乏历史依据,但在汉服款式中的地位却更为牢固。我经常私下笑说:啥时候汉服圈把“齐胸襦裙”彻底变成“过街老鼠”了,啥时候就算是真的在认真对待“传统”对待历史了,在此之前,只是一种穿臆想的古风服饰却还要贪复兴民族和传统功劳的虚伪行为。然而事实上,好多次齐胸襦裙即将要被驱离了,又好多次“绝处逢生”了!

  在汉服的命名体系里(与历史无关),上衣下裙的就可以叫做“襦裙”(明制袄裙是特殊的,明制的命名方式是与一般汉服体系不同的,这个以后写到明制的时候会说)(关于”襦“这个问题,以后也会专门写一篇)。

  尽管也有过类似“衫裙”这样的称呼,早年也有商家做出来过,但终究不成气候,估计入圈只有几年的人都没见过这些“衫裙”。

  为了区分诸多不同的上衣下裙结构服饰,汉服圈习惯在前面加定语,比如表示上衣样式的“对襟襦裙”,表示裙子扎系高度的“齐胸襦裙”。没有任何定语的,一般认为是“交领齐腰襦裙”。

  “齐胸襦裙”,顾名思义,就是汉服圈对于裙子扎到胸那么高的上衣下裙装束的称呼(早期也有是同“高腰襦裙”的说法)。不过由于个人的偏好不同,有人扎在腋下,有人扎在乳上,但是一般都至少会扎到乳点以上。

  在一般人的生验里,有高腰裙,有低腰裤,却几乎没有一种衣服是把“腰位”扎这么高的,大约也只有韩服是这样子了吧!

  的确,如果将系带变宽,把裙子变蓬,“齐胸襦裙”在视觉上会非常接近韩服的赤古里裙,也的确有许多汉服爱好者们在拍照时候追求这样的效果(造成误解了又开始喷路人,路人何其懵圈啊!)

  一般汉服圈的人会告诉你,“齐胸襦裙”与“韩服”的区别在于一个上衣扎在裙子外头,一个上衣扎在裙子里头。但是,这个区分本身就是一个笑话,没有什么服饰是会因为扎里面还是外面而产生民族性的变化的。

  更不是廓形上的区别,事实上,韩服/朝鲜族服饰的廓形成为一个伞状,和他们视觉上看起来好像扎的很高一样,是上衣短小造成的。

  而且韩服的裙子没有“齐胸襦裙”那么高,充其量是非常高的高腰裙,只是因为上衣(赤古里)太短了,所以有了一个视觉差。如果穿稍长一点的上衣,立马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正是因为它是非常非常高的高腰裙,所以裹胸带一旦没有那么严实,就造成了我们熟悉的“装”问题(见《从科普的角度看,朝韩的「装」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今韩服已经大量采用背带式设计了(见《提问:为什么韩服都是蓬蓬裙?——其实韩服裙底还有好多秘密呢!》),裹胸带也不再有人使用了,不过韩国古装剧里偶尔还是能看到一些的。

  之前《「曲裾」到底是不是臆想之物? “汉服”溯源》里的“曲裾”在汉服圈已经到了萌新都会说这个没依据的程度,当年靠此赚了盆满钵满的商家也企图掩盖自己做过“曲裾”的国王,但是它确实出土过下摆绕襟的服饰实物,尽管跟商家们做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但至今依然非常活跃的“齐胸襦裙”倒是真的真的没依据!

  之前写唐代服饰的时候就提过,唐代是一个很奇怪的朝代,成套的服饰出土几乎没有,真人尺寸的完整服饰也少之又少,而且还偏重于西域地区。

  “齐胸襦裙”堪称诡异的结构导致了一个问题:怎么穿才能不让裙子往下掉?几乎每个穿过“齐胸襦裙”的汉服爱好者都或多或少地遇到这个问题,但都缺乏了进一步的诘问——如果它是一个曾经真实存在过的服饰,为什么可以如此不方便呢?

  不少的汉服爱好者主张,存在一种系带方式可以让“齐胸襦裙”不易掉。这种薛定谔的方式,就像一样,需求那么大而解决方式又如此有效的话,咋就没能一呼百应地推广呢?

  关于它的考证,也是充满了各种荒唐,之前在《万一历史让我蒙对了呢?这种汉服诡辩套路是在“碰瓷”服饰史啊!》里就写过,很多人是怀抱着“既然还没考证出那就不能证明我错了”的诡辩心态,也在“齐胸襦裙”上显露无疑——

  “齐胸襦裙”的所谓考证二:唐俑及唐代壁画、线刻等。由于唐代历史不算短,不同时期的腰线是不一样的,至少要到开元年间才能够到这样的高度。

  “齐胸襦裙”的所谓考证三:秘而不传的出土文物。有的说是西北地区的一句隋唐干尸,有的说是多地均有出土,但是文物级别太高而秘而不传,总之不给图!

  这些考证基本还是在证明“有”,而不是证明“到底是什么”。撑死了,也就证明唐代真的存在一种腰位高得离谱的衣裙组合,缺无法证明它到底是怎样的结构。甚至于,连腰位到底在哪个位置都无法解决。

  甚至为了证明腰位,而忽略了高腰位是时代流行,而同时代有一些不同款式的服装,甚至是不同时代的服饰,完全一锅端了。

  除了第三条涉及实物以外,其他都停留在看图说话的程度上,其靠谱程度也就略输某位看壁画就能复原360°无死角带剖面及步骤的立体发型的妆发复原大师吧,但还是令我惊叹不已的。

  至于旅顺博物馆的新疆木乃伊,属于非科学性的发掘(基本算乱世里浑水摸鱼的盗取),又辗转万里,文物价值的科学性、原始性和完整性都有待商榷(见《服饰文物鄙视链:有些东西虽好,但是我不一定看得上啊!》)。

  旅顺博物馆收藏的新疆木乃伊以其出土时间早、保存完好、科学研究价值高而倍受世人瞩目。他们是由大谷光瑞组成的“中亚探险队”在第三次西域探险中,于1912年从位于吐鲁番市东南30公里的“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墓地中获取的。这批木乃伊均属末代麴氏高昌政权的上层贵族。

  作为比“曲裾”还要瞎一百倍的发明创造服饰(见《齐胸襦裙是唐朝的、朝鲜的,还是电视剧的?其实提问也是个技术活啊!》),“齐胸襦裙”的生存土壤是什么呢?凭得当然不是一手键盘、一手鼠标,而是“广大古装爱好者们喜欢,那么历史算老几”的气势啊!

  前不久的华服日宣传中,金主之一的哔哩哔哩给出的官方宣传图就是“齐胸襦裙”形象,而且是两位都是,都不顺带照顾一下其他汉服款式的说。

  “齐胸襦裙”除了早期还有交领款式以外,如今基本都是对襟窄袖上衣+长裙的组合了,制作难度比床上四件套还低;上衣又只露出一小部分,大部分展示由裙子面料的花色设计承担了,出错概率也比一条浴巾还低!

  所以,“齐胸襦裙”一次次因为没有历史根据而被非议,也一次次被很多人寻着各种名头而“还魂”。前面提到的,散播“齐胸襦裙”其实有考古根据但是被人匿藏了的考古谣言是一种方式,其实还有很多种方式……请看下期:齐胸襦裙的一百种还魂方式!